Menu Sidebar
Menu

Algorithm

Educational Codeforces Round 2 D – Area of Two Circles’ Intersection

链接: http://codeforces.com/contest/600/problem/D 这题不难,就是个公式, 但是Java的double不够精度, 需要用BigDecimal. 然而Java三角函数acos最多支持double, 不支持BigDecimal. 所以难点是要自己写acos(我是肯定不会写展开式的啊)…所以上面code是最高精度. Btw, 我搜了所有code, 基本都是c++…..c++的long double还是好用啊

Educational Codeforces Round 2 C. Make Palindrome

链接: http://codeforces.com/contest/600/problem/C 这题开始做的时候, 还是很费脑的, 首先要关注题中要求的回文问题, 不难看出是需要计算字符串中字频的奇偶, 然后可以想到, 回文只能有不能超过一种奇数的字符. 但是后边很难想的是, 如何修改才能满足 lexicographically (alphabetically) smallest palindrome(字典序下最小回文). 这时可以看到题中给出的回文都是lower case, 所以用双指针的方法, 前后两个指针扫描字频数组, 找到奇数字频的回文, 然后把字典序大的回文给字典序小的回文. 最后一个考点是重构回文,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, 我们上一步中已经通过交换的方式消灭了奇数字频的回文, 但是真的完全消灭了么? 其实不然, 回文是可以有一个奇数的字频的字符存在的, 这个字频的字符应该放在中间. 所以我们这里用odd_index, 起始值为-1(表示没有奇数字频), 如果上一步后odd_index不是-1, 这表示我们发现一个字频 这里有两个小技巧: 第一, 当重构回文的时候, 因为题中要求 If there are several ways to do that you should get the lexicographically (alphabetically) smallest palindrome. 我们需要从大的字符往小的字符扫描count数组重构回文, 因为我们想把大的字符放在中间, 把小的字符放到两边, 这种构建方法确保了构建后的回文是字典序最小的回文. […]

[财经一日谈] 牛市? 熊市?

2018年一整年就不是一个安稳的年. 年初美股就大振, 当时高盛就放出话说美股见顶. 高盛是一个大反指的投资银行, 自然没人理的. 但是它说话又不能不听. 眼见这都10月了, 股票喋喋不休, 都崩到好几轮了, 已经回到年初的水平. 而q3这个季度, 美股中的Amazon和Google全不及花街预期. 眼见又是一轮大跌必不可免. 这一跌怕是又奔着12月去了, 然而12月美联储还有一次加息. 这次加息怕是真的要把美股加崩了. 当然人家美其名曰为了去泡沫. 这边川普执政美国制造业确实有发展, 很多企业美国建厂, 失业率年年刷新史低. 然而失业率低真的是好事么? 日本平成大萧条前夜, 失业率就是0啊, 失业率0是什么概念? 就是大街上每个人都忙的一比. 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平均能拿到3~5个offer. 薪水与日俱增, 看似国泰民安, 欣欣向荣. 然而等待他们的是近乎20年的大萧条. 直至今日, 日本gdp依旧很低. 我没记错的话…1.x吧… 为什么每个人都努力工作, 社会却不发展, 反而经济危机? 因为社会的生产力取决于新兴科技的发展, 而不是努力工作. 科技创新的爆点, 才能挽救一个国家的制造业. 然而科技的目的就是为了解放双手. 比如一台纺织机器取代几个纺织工人的劳作. 这几个纺织工人如果不很快学会如何操作纺织机, 他们就会被淘汰, 淘汰就是失业. 由此可看失业率在决定国家制造业是否发展中, 是一个很悖论的因素. 然而, 失业率太高,社会就会动荡. 我曾在十年前去过埃及, 那时候的埃及正在革命的前夜. 大街上的青年人无所事事, 没有工作, 这帮人因为自己在学校学的东西过于一致, 没有一技之长而被社会淘汰. 但是高等教育告诉他们, 贩毒/走私等社会不良行为更是不可取之路. 于是他们在自我矛盾中, 慢慢的堕落, 最后成为了革命的中坚力量. 为什么革命? 因为他们不知道还能做什么. 起码有事情做也是好的. 最后, 鉴于我生活在美国, 我个人还是希望股市能在correction后, 不要跌入熊市. 美国的经济萧条可是爆发式的, 不会有漫长的潜伏期. 这个最大的举债国, 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. Good luck America.

Older Posts

书脊

这青苔碧瓦堆, 俺曾睡风流觉, 将五十年兴亡看饱.